旅行終日

攜著白色小獸潛入未知,聆聽途上的潮汐

西域東土(二)家在烏魯木齊

沙發衝浪已經成為我旅行的常態了,可是在大陸還沒有嘗試過。聽說大陸也有自己的沙發衝浪網站,這次太匆忙卻沒有時間嘗試。新疆不算很發達的地區,只有烏魯木齊比較多沙發主。我非常希望能找到維吾爾人,在喀什有找到一位,最後卻沒有聯繫得上,結果只有烏魯木齊的一位漢族女孩答應收留我們。

IMG_2670

第二代新疆漢人

 

小魚是接待我們的沙發主,二十來歲, 比我們還小,跟一個同齡好友合租一個房子。兩個女孩唸完大學,此刻賦閒;除了看網上電視、逛街逛淘寶買衣服,也花不少時間在網上尋找工作機會,在茫茫中國裡尋找自己的未來。

 

生於新疆的小魚,在杭州上大學。唸完大學,家人沒有規限她在哪兒發展,她自己選擇回新疆。

 

小魚父母都是漢人,她出生在石河子,一個漢人特別多的新疆大城。一路上認識的新疆漢人,不少都生於石河子。父母的一代隨兵團移居新疆,是開墾的一代。兵團於我們來說是完全新鮮的名詞,小魚說她父母的朋友盡都是兵團人,連長排長甚麼的,我們大呼好帥,她卻不以為然:「才沒有甚麼厲害的。說老實話,如果新疆出了甚麼事,還不是中央的解放軍來擺平。兵團根本是個空殼子。」非但實際功用不強,在小魚的語氣裡,甚至有種不屑。兵團原來是當年開發新疆的時候發明出來的辦法:由一群「兵」團墾,自成一個小社會。

 

從她的口中,聽到父母心中還有個叫老家的地方,在遙遠的中國東北。她卻沒有這一棵根。她認為自己是新疆人,新疆漢人。「我喜歡新疆,這裡夏天可舒服了,晚上涼快不用開空調,冬天又有暖氣,比內地舒服多了。」 我本來以為新疆的孩子都會渴望到五光十色的內地去,那裡吃喝娛樂、工作機會甚麼都多。小魚她們卻決心在烏魯木齊找工作。

 

新的地理概念:大陸、內地、距離

我們到小魚家的那天,她們才剛從石河子那邊回來。對新疆還不熟悉的我們,問石河子有多遠,女孩們說,坐車一整天左右吧。居住在小小島城的我們,露出少許驚奇,好遠呀,女孩們就說,在新疆來說,是蠻近吧!

 

攤開地圖,一大片黃黃的新疆落在中國版圖的左上角,用手指頭量一下也知道她抵得上幾個其他省份。實際上,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的面積,大概是六個台灣的大小。

 

內地之外

所以來到新疆,關於地理的概念,我們都得先換一換。

 

比如說:內地。

 

香港人談論中國時,不會說中國(太見外),也不說袓國(很親共的才會說吧),通常是稱為大陸或內地。細想起來,這兩個喚法都各自埋藏著很多含意。大陸:浩瀚、廣闊、人多。與島嶼相比,與小城相比,中國對我們來說確是一片廣大的陸地。大陸亦隱含豐饒之意,我們一直被教育著香港的資源不足,糧食礦產等等,都依靠從那片臉目模糊的土地滋養。而內地:有種封閉的味道。稍為落後。

 

一般大陸人不多說內地,可是在新疆,你整天都聽到「內地」、「內地」甚麼的。如此被強調的「內」,當然是因為置身於「外」的緣故。

 

「這裡和內地不同。」這是我幾乎在每個漢人朋友口中會聽到的話。他們的這份內與外,中央與邊疆的意識非常強烈。

 

雖然政治上新疆現在屬於中國,可是生活的微枝末節上,盡然是塞外的感覺。這裡是一個國中之國,也是個國外的國。

 

跟內地相比,新疆的生活節奏算是相當緩慢。經濟發展的大手當然早也伸進了遙遠的新疆,相較於交通不便的西藏,新疆的城市化早於四五十年代就高速進行著。走在城中,有時候的確會忘記自己身處大西北,不過一旦往更西或南面走去,就會發現城市究竟只是大漠或草原邊上的一隅。

 

但對於某些做生意的人來說,尚未飽和的新疆市場,也比競爭早已過於激烈的內地來說有看頭。這也是許多外省人跑到遙遠邊疆來的原因。我們遇上過下了崗的工人留下妻兒在東北,來這邊的荒漠上做買賣;也遇上從四川來的一群兄弟,看準了這邊工程多,來做推土機的生意。從他們口中聽得出來,對維族人沒有半分好感。如非必要,他們是絕少去「危險」的維人聚居地帶的。

 

 

 

 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Information

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三月 7, 2014 by in 逃跑的旅人誌西域東土(2013) and tagged , , .

導覽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