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行終日

攜著白色小獸潛入未知,聆聽途上的潮汐

曼谷清邁略走(二) 札度札?恰度恰?

1 馬姐和明珠極力推薦到曼谷要到Chatuchak,逛周末市集;愛逛市集的我,一心想著要來尋寶。可是不知是不是我們兩個笨,走來走去總是在Chatuchak的 某個區,也不知道是不是還別有洞天。而午後的曼谷,也委實太悶熱,走不住多久我們便投降了。對抗悶熱的方法,除了喝冰飲,就是坐下來吃點東西,休息一下。 郭嘉源的理論是,只要看見四瓶一組放在架子上的調味料,就知道有吃麵的地方!他是飯人,我是麵人,他看見飯便雙眼發光,我則天天無麵不歡。在泰國我倆的胃 都很高興,每餐都要找一飯一麵,滿足兩個胃的基本需要。 泰國像台灣,小地方,食店多,連鎖店還未到達吞佔一切的地步。自家小舖仍是主 流,每家都專心做自己的菜式,縱然都是那幾味,但至少還是用心做,誠實地做。在香港,連鎖店和大商場真的把這些民間滋味都蠶蝕掉了。我常常想要寫一個小網 誌,為外國來的朋友寫一點香港的地道風采,在官方的、大堆頭的、扮外國扮high-end的旅遊宣傳以外,說一說香港最精采的其實在於民間。只不過想一下寫吃的話要寫甚麼,羅列出來已經好一大堆,飲茶、茶餐廳、雲吞麵、燒味、廣東粥、港式麵包…, 好多好多,數不盡的滋味。可是一個外國人走在街上,商場和車道還有小販管理隊早已把這個城市井井有條的規劃好,自家小店被排擠到城市的邊陲,瑟縮於老街一 角,熟食攤販更是幾近絕跡。而沒有用心做菜的店也愈來愈多,或者一間店,硬要做七百樣菜式,結果樣樣兼顧不好。我喜歡台灣,喜歡泰國,賣麵的就專心賣麵, 炒飯的就只炒飯,不會跑去亂做胡搞,沒有把心用在食物上面。 2 札度札市集以外,還有一個好大的公園。很多泰國人,也有些老外帶著孩子在嬉 戲。曼谷是悶熱,不過倒還有不少大型公園,明明鄰街還喧鬧得驚人,走進去卻是一大片廣闊綠地。我們有幾個下午,躲避著炎熱的陽光,就在公園的長椅裏睡午 覺。鄰有就躺在草地上的當地人,有靠著樹看書的外國人,有懶著整天睡午覺的狗,還有蜥蝪。 3 高山路 真的受不了高山路。對不起,我不該用這一句來總結這地方。還真的幸好沒有要住在高山路,這簡直就是一堆混混老外加酒吧加廟街混合起來,純粹觀光極度嘈雜毫不有趣的地方。 4 我們最愛搭巴士。融入當地人的生活,不要乘的士,也不坐篤篤,因為那是觀光客的專用車;搭曼谷的地鐵,身伴都是較富有的曼谷居民,而搭巴士,就更接近底層的市民。 從高山路回Silom,如果乘篤篤再轉地鐵回去的話,兩個人大概要上百泰銖了;搭巴士呢,不過每位13泰銖。晚上和許多曼谷人一起等巴士,泰國人真的很樂於助人,看我們傻傻的樣子,都會主動來問我們需不需要幫忙。當我們的15號巴士來到時,大家就一起叫我們上車,又幫我們截車。 巴士仍然是售票剪票的,有一位票務員,手拿著一個長形鐵筒,裏面分著一格一格,放著票和零錢。她搖著鐵筒,零錢在裏面搖得響響,乘客們就知道要掏錢買票了。然後她用鐵筒的開啟口夾住票,在票紙上撕開一道道小小的、平行的痕,就是剪了票。 15號巴士都很老舊,有一股濃濃的老曼谷味道。 在昏黃的微弱燈光裏,曼谷的夜晚比她的白天略為清爽;帶著一身在香港的空調世界中早已久違的臭汗,坐在這老舊的車廂中,幾乎帶點微醺,遙遙的在破爛車輪與泥路的顛簸間漫想著一個三十年前的香港景象。我隱隱覺得帶點不道德,總是擅自把曼谷痴想成舊香港的模型,是否在抹殺著大方正當地感受她作為一個帶著自我的城市的特質。

二月 20, 2010 · Leave a comment

曼谷清邁略走(一) 好悶熱的曼谷啊…

1 去泰國,完全是因為想去一個熱的地方。近一兩年身子虛寒,每到香港濕冷的冬天便特別容易傷風感冒,精神萎靡;今年以一個極差的狀態入冬,更是沒停止過的病。我要去熱帶!!!在心裏不停如此吶喊。 上機前的一天仍在上班,絲毫沒有即將要旅行的感覺;只兩個星期,很短的時間,去泰國,很近的地方,一直不覺得自己要出走。在飛機上仍是呆呆的,覺得曼谷尤如台北,像到元朗走走,不像出國。機艙服務員的泰式問好讓我有種不真實感,「sawadee-kaa」,在香港從小時候就亂扮泰國人打招呼,現在真正的泰國人站在我面前,我只覺得這個問好很假,很虛幻。 2 曼谷很不討好。從機場乘巴士一路出來,市內樓內灰頭土臉的,一副頹靡樣子,道路建得混亂,天橋亂七八糟的搭著。在街上背著我的小背包,悶熱的天氣和撲面而來的灰塵與廢氣讓我的心情不太好。拿著僅有的幾張A4紙,上面印著一些旅店的資料──卻找了很久都找不到。太輕率,我真的把曼谷當成了台北,卻忘了這始終是一個語言不通的地方。資料不足,而且是舊而出錯的,我們在曼谷街頭團團轉。還未調適到旅行模式,竟然一心想找個舒服地方。想像以為曼谷的旅店會很便宜,可以找個花不了多少錢的漂亮住宿。 第一晚下榻在一間沒有窗的酒店。不太受得了曼谷的空氣,與擁擠的市面。 3 住的地方叫Si Lom,是BTS的Si Lom站,或MRT的Sala Deng站。 他笑說,又住在紅燈區了。在台北的三個月,他家在林森北路,是紅燈區;想不到來到曼谷,也住林森北路。紅燈區的好處是,它同時有一個小夜市,而吃的非常非常多!懶懶的我們,睡了整個炎熱的下午,黃昏時開始亂逛。 家在一條小巷盡頭,夜裏聽不見外面的嘈雜。信步出來,轉到大街之前,有一個平民大排檔。樣子非常地踎,最合我們心水。第一餐是一個兩餸飯,白飯配青咖喱和炒菜,很辣,很好吃。此後他就愛上了這路邊攤,稱之為我們在Si Lom的飯堂,天天吃,太辣就買椰青,有次大概廚子放多了辣椒,還得連喝兩個椰青! 4 其實我們沒有刻意去找夜市,也不知道有,只不過在找吃的途中,愈走愈熱鬧,發現了Si Lom紅燈區。夜裏吃的攤販堆滿街道兩旁,和所有空著的地方。 好多外國人!他提醒說,其實我們也是外國人…不過總會不自覺的,相較於歐美遊客,還是會把泰國人跟自己中國人歸類為較相似的組群。總之滿街滿巷都是歐美遊客!市集像是廟街的翻版,在這裏買東西感覺太像羊牯了吧!可是氣氛很熱,泰國人也很友善的,你不買,大部分都不會立刻變臭臉,還是給你一個親切的笑容。想起土耳其伊斯坦堡的香料市集,攤販一樣情緒高漲,像在開派對,你不打算買他也樂得跟你玩一輪,非常高興。大概香港人得學學這點吧,不買也沒得罪了,最緊要大家面帶微笑,心情愉快。 而沿途有好多好多,真的好多好多,手拿著一張白色小卡的男人,興奮地向你呟喝著:「Ping Pong Show? Ping Pong Show!」。那張小卡上羅列著各種招式,我想就是傳說中的十八招吧!而這些男子身後,就是一間一間並排著蔓生開去的酒吧,門口總坐著兩個妖艷的中年婦女,就像灣仔一樣,分別在於,灣仔那些酒吧總有一塊門簾嚴密地把關,讓我總是窺不見內裏的動靜,一直只能好奇地張望,不住遐想,而這裏,門戶大開,只見在妖媚的燈光之下,吧內都有一張高枱,都有一些只穿比堅尼的女子扶著柱子在擺動身體。 比堅尼女子們在桌上隨便地擺動著,也不太熱烈,又沒甚麼舞蹈,幾乎只是站著。是夜還未深的關係嗎?我不知道那樣有多好看,也不知道得付多少錢去買春色無邊,更不知道站在桌上的是男是女,只不過有時真的驚訝於,如此不同的人生。

二月 13, 2010 · Leave a comment
Follow

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.